唯一热衷且坚定不移

发现我写的29在最后都要亲亲,下一篇绝对不能让他们亲上

寻找陈立农计划

灵感来自限定暴风雪,神仙站姐我爱你。垃圾文笔,逻辑不通,全篇bug,希望大家都能感受到29的甜蜜就好了。没有写清楚题目的感觉,我哭了。

/

最后一场见面会是在武汉,又大又宽的场地里面早在开场前几个小时就乌压压地挤满了人,又吵又闹,粉丝们的尖叫声越过重重阻碍到达成员们的化妆室的时候,所剩无几。

即便是最后一场见面会,年级尚小的小朋友们依旧吵吵闹闹得不行,叽叽喳喳地坐在化妆台前面聊天。尤长靖心绪乱得很,他现在脸僵着给化妆师姐姐涂涂抹抹,偶尔抬手扶一扶实在算不上稳定的粉红乔巴帽子,你可能看他含水的大眼睛滴溜溜的正转的机灵,但是尤长靖现在的心绪绝对没有眼睛明亮。

尤长靖现在正在为陈立农不开心,就算身为...

想码字的欲望只在一瞬之间,看到一个老视频,脑中马上就浮现出农靖,maya好甜,立马敲起键盘。

但是一刷微博完全没了,我宝贝好可怜

弄弄牌退烧药

*在occ的边缘大鹏展翅 勿上升

*双向暗恋 3000+

*在我的世界里土偶没有摄像机。

*那什么第一次写同人!写得不好求指出!  


尤长靖突然发高烧了!!

小尤在练习我就看出好像有一点不正常了。陪同练习的目击者韩某伯如是跟记者说道。

才开始训练了不久,小尤的脸涨得通红,高音都没那么稳了,身子有些摇晃,汗出的更多了,甚至连带着他们这个小小的练习室温度都升了几度。

陈立农最先发现了尤长靖的异常,他首先扶住了尤长靖摇摇欲坠的身体,一脸担心地尽量放软语气问:“长靖?!?你怎么了?”

彼时尤长靖已经有点晕乎乎了,感觉整个身子都昏沉沉的,一...

© 喂云野 | Powered by LOFTER